• <ins id='nu8vy'></ins>
    <span id='nu8vy'></span>

    1. <i id='nu8vy'></i>

        <dl id='nu8vy'></dl>
        <i id='nu8vy'><div id='nu8vy'><ins id='nu8v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nu8vy'><strong id='nu8v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nu8vy'><em id='nu8vy'></em><td id='nu8vy'><div id='nu8v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u8vy'><big id='nu8vy'><big id='nu8vy'></big><legend id='nu8v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nu8v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tr id='nu8vy'><strong id='nu8vy'></strong><small id='nu8vy'></small><button id='nu8vy'></button><li id='nu8vy'><noscript id='nu8vy'><big id='nu8vy'></big><dt id='nu8v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u8vy'><table id='nu8vy'><blockquote id='nu8vy'><tbody id='nu8v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u8vy'></u><kbd id='nu8vy'><kbd id='nu8vy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最美的眼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新67194成在线入口_新版金瓶梅在线观看_新金梅瓶

              誰在說話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我能不戴眼鏡就好瞭。”約會歸來的曲曉萌趴在床上感嘆起來。她捏瞭捏自己笨重的眼鏡片,不由得皺緊瞭眉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近視眼也沒有什麼不好啊,顯得有文化。”舍友夢莎勸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的眼睛既漂亮又不近視,當然不知道近視的種種缺點瞭!”曲曉萌從床上爬起來,激憤地說,“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戴上眼鏡相當於拉上窗簾,還有什麼美感可言?我想做近視手術,可是沒有那麼多錢;想戴隱形眼鏡,卻因為角膜敏感適應不瞭。哎呀,我可怎麼辦啊!”

  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夢莎突然放下瞭手裡的雜志:“聽說近視眼就是因為晶狀體變厚而引起的,而近視眼手術的原理也就是把晶狀體切薄一些。這聽上去非常簡單啊,要不然我幫你切一下吧?”

  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夢莎半開玩笑半認真地撲向瞭曲曉萌,把猝不及防的曲曉萌推倒在床上,然後雙手摸上瞭曲曉萌的眼睛。夢莎的手冰冷冰冷的,在曲曉萌的眼皮上輕輕地一劃。

              “別鬧!”兩個女生嬉鬧起來。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曲曉萌聽到頭頂上響起瞭一個幽幽的聲音:“我的眼睛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說話瞭嗎?”曲曉萌急忙把夢莎的手推開,焦急地問。但是夢莎搖瞭搖頭,而且她也沒有聽到什麼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一種不祥的感覺突然從曲曉萌的心底升起。她嚴肅地坐瞭起來,想告訴夢莎不要再拿眼睛的事情開玩笑。然而剛剛張開嘴,曲曉萌就像觸電一般呆住瞭。

              在慘白的日光燈下,她看到夢莎的背上伏著一個女孩,一個長發披肩、面色蒼白的女孩。這女孩的雙眼沒有眼球,隻有兩個紫紅色的窟窿,血從眼眶中源源不斷地流瞭下來,滑過她姣好的面容。而那兩個血窟窿,正死死地盯著曲曉萌。

              “媽啊——”曲曉萌跳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跳把夢莎也嚇著瞭。她後退瞭幾步,那伏在背上的女孩就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剛才的一幕好像是夢,但曲曉萌感覺自己的眼眶有陣陣的割痛感,仿佛剛才夢莎那一劃真的傷到她的眼睛瞭。這太奇怪瞭。

              兩個女生再也沒有玩鬧的心情,各自收拾一下就上床睡覺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夜晚註定不太平靜,曲曉萌翻來覆去睡不著。將近午夜的時候,曲曉萌突然感覺有什麼人在摸自己的眼皮。

              她急忙睜眼,然而眼前隻有漆黑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她再次閉上眼睛,但是那種被冰冷的手觸摸的感覺馬上襲來,讓她全身一次次地湧出雞皮疙瘩。曲曉萌終於受不瞭瞭,她壯著膽子又睜開瞭雙眼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視線裡出現瞭一隻蒼白的手,那手像皮筋一樣柔軟。它在黑暗中飛快地往後縮,越過瞭曲曉萌的帳子,一直後退,最後居然縮到瞭夢莎的被子裡。之後,夢莎的被子緩緩地隆起,像是裡面鉆進瞭一個人。那個人蜷起瞭身體,在夢莎的被子裡蠕動瞭一會兒,然後歸復於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自始至終,夢莎始終在安睡。

              這手顯然不是夢莎的,因為正常人的手是不會那麼長的。

              除非……夢莎不是正常人。

              尋找眼睛的屍體

              次日,曲曉萌頂著一雙熊貓眼去見男友修凱恩,她一邊往修凱恩懷裡擠一邊抱怨道:“就怪你就怪你就怪你!你說我的眼睛不美,說我的眼睛沒有靈性,結果昨晚我就遇見瞭一件關於眼睛的詭事兒。你說說,你要不要負責任?”

              修凱恩一邊寵溺地拍著曲曉萌的肩膀一邊解釋道:“親愛的,我說的沒有錯啊。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沒有美麗的眼睛,女孩就不可能稱得上是美麗的。你也得理解我,我是搞美術的,終身為瞭‘美’而奮鬥,我當然希望自己的女友有一雙像湖泊般澄澈美麗的眼睛啦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哼!你見過那樣的眼睛嗎?”曲曉萌不服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然。”修凱恩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,他推開瞭曲曉萌,轉身走進瞭畫室。不一會兒,他就捧出瞭一幅畫。畫用厚厚的粉色天鵝絨裹著,顯然是他非常珍愛的。

              修凱恩說:“這幅畫上的女孩,有世界上最美的眼睛。可惜她已經不在人世瞭,但是她的目光我永遠記得。”

              修凱恩緩緩地揭開瞭天鵝絨。頓時,一幅以青黑色為背景的肖像畫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曲曉萌一點兒也不覺得這幅畫美,甚至尖叫著跳瞭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