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yjn97'><div id='yjn97'><ins id='yjn97'></ins></div></i>
<i id='yjn97'></i>

<acronym id='yjn97'><em id='yjn97'></em><td id='yjn97'><div id='yjn9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jn97'><big id='yjn97'><big id='yjn97'></big><legend id='yjn9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yjn97'></span>
  1. <ins id='yjn97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yjn97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yjn97'><strong id='yjn9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yjn97'><strong id='yjn97'></strong><small id='yjn97'></small><button id='yjn97'></button><li id='yjn97'><noscript id='yjn97'><big id='yjn97'></big><dt id='yjn9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jn97'><table id='yjn97'><blockquote id='yjn97'><tbody id='yjn9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jn97'></u><kbd id='yjn97'><kbd id='yjn97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dl id='yjn97'></dl>

        2. 恐怖黑影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• 来源:新67194成在线入口_新版金瓶梅在线观看_新金梅瓶

              當我第一次見到這些漆黑而不祥的小生靈時,我壓根兒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東西,更不知道它們的存在有什麼意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是大概半個月前的事,我和往常一樣準備去上班,剛出門,迎面與一個面容枯槁的老人擦身而過。老人的肩上,蹲著一個黑影,長著尖尖的角,細細的尾巴,有點像猴子,但肯定不是猴子。這東西很奇怪,更奇怪的是老人臉色平靜,似乎對此毫無知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搖搖頭,暗想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。然而,當我走上大馬路時,眼前的景象讓我吃瞭一驚。滿街的行人,肩上蹲著“黑猴子”的竟然為數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時,我正站在斑馬線外等公交車。公交車來之前,人群時疏時密,最後的結果是,所有肩上蹲著怪物的人都擠在瞭一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公交車終於來瞭,然而這輛公交開得越來越近時,大傢卻看出有些不對勁,這車開得歪七扭八,像是一個醉漢,沒等大傢反應過來,公交車突然撞向那群被“黑猴子”蹲在肩上的人們,而更可怕的是,公交車從我面前擦身而過的瞬間,我清楚地看到包括司機在內,車裡的乘客肩上都有這不祥的黑影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事已至此,傻子也該明白瞭。那恐怖的黑影,正是死亡的前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場意外讓我精神恍惚,我不得不向公司請瞭三天假,回到出租屋調整心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一天我24小時不敢出門,縮在床上發抖,連飯也沒吃,就在半夢半醒之間打發瞭時間。然而到瞭第二天我受不瞭瞭,懷著忐忑的心情,我決定出門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打開門的一瞬間,我看到瞭媽媽,她因為我昨天沒接電話而擔心,所以來看我瞭。見我平安無事,她的臉上浮現出一股欣慰之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我卻沒辦法高興起來,因為在媽媽的肩膀上,我看到瞭端坐著的黑色身影,沒等媽媽開口,我就拉著她奪門而出。我要送媽媽去醫院,24小時看護她,一步也不離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叫瞭輛出租車,風馳電掣般地沖向醫院。媽媽被我的怪異行為嚇得驚慌不已,連聲詢問,可這種事情……你要我怎麼向她解釋?

              所幸直到進醫院的那一刻,媽媽一切安好,我就這麼把她推到醫院的主治醫生面前,醫生大概被我扭曲的面孔嚇呆瞭,或許在他看來,蓬頭垢面的我才更需要治療,而我媽年紀雖然略大,看上去卻面色紅潤。

              媽媽順利入院,除瞭她本人的不解與反抗,沒有受到任何阻礙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寸步不離地呆在媽媽身邊,並且不斷告訴她,檢查一下身體沒有壞處。我坐在病床旁和媽媽聊天,目光卻一刻沒有離開過那個該死的黑影——它對我做出的抵抗似乎全不在意,偶爾抓耳撓腮,齜牙咧嘴,可怎麼看也沒有消失或者離開的跡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混蛋……你這傢夥,別想從我身邊帶走媽媽,想都別想!

              不知不覺間,已經到瞭深夜。媽媽睡著瞭,我坐在她身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黑色的小惡魔,唯恐稍不註意便被它得逞。但是很晚瞭,真的很晚瞭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我看著看著,眼皮便越來越沉重,隱隱約約覺得媽媽在我面前笑得安詳,我正在高興,這幸福的畫面卻猛然被那黑影扯碎,我尖叫一聲,突然清醒過來。眼睛睜開的瞬間,正好看見那黑影小心翼翼地從母親肩膀爬下,蹣跚著坐上另一個病人的肩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是一個年輕女孩,看上去比我還小,可能是快要出院瞭吧,顯得很健康的樣子。然而當黑影爬上她肩頭的瞬間,她的臉色便迅速地灰敗下去,就像一個原本飽滿充實的氣球,卻突然松開瞭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病房裡除瞭我以外,沒人醒著,哪怕別人醒著,恐怕也沒用,因為他們根本不明白發生瞭什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呆立半晌,卻始終沒有幫她按下護士鈴。女孩在床上痛苦地扭曲著,臉憋得通紅,我隻是站在那裡,安靜地看著。雖然我心中也有煎熬,但我什麼也沒有做。一個小時後,女孩不動瞭。她停止呼吸的那個瞬間,黑影竊笑一聲,好像終於被解放似的,化為一縷輕煙,消散於空氣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很好……媽媽沒事。我松瞭口氣。心想,對不起啊,陌生女孩,你就當我是普通人,什麼也沒看到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件事之後,我的情緒又陷入瞭低谷。我把媽媽送回傢後,一個人在出租屋裡發愣。我這樣做……算不算殺人呢?雖然我一根手指都沒有動……但我很清楚,那個女孩原本可以不死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種無聊的迷茫並沒有持續多久,我很快就發現瞭這能力正確的使用方法——是的,並不隻是“看”,而是“使用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