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'pxeuf'><em id='pxeuf'></em><td id='pxeuf'><div id='pxeu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xeuf'><big id='pxeuf'><big id='pxeuf'></big><legend id='pxeu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pxeuf'></span>
  • <i id='pxeuf'><div id='pxeuf'><ins id='pxeu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dl id='pxeuf'></dl>

      <ins id='pxeuf'></ins>
      <fieldset id='pxeuf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pxeuf'><strong id='pxeu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i id='pxeuf'></i>
          2. <tr id='pxeuf'><strong id='pxeuf'></strong><small id='pxeuf'></small><button id='pxeuf'></button><li id='pxeuf'><noscript id='pxeuf'><big id='pxeuf'></big><dt id='pxeu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xeuf'><table id='pxeuf'><blockquote id='pxeuf'><tbody id='pxeu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xeuf'></u><kbd id='pxeuf'><kbd id='pxeuf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停屍房的女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新67194成在线入口_新版金瓶梅在线观看_新金梅瓶

              曉凡是一位非常英俊,瀟灑的男孩子,而且他長得很像費翔。

              當他拿瞭碩士學位後,他被分配到瞭南方一個海濱城市的大醫院裡面,當瞭住院部的醫生。

              曉凡是個非常溫柔,體貼的婦產科大夫,而且他的醫術也相當的不錯;點名要他診病,手術的病人通常要提前一周預約。當然,這裡面也包含瞭許多為一睹“白衣費翔”風采,而無病呻吟的妙齡女郎們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,他值夜班。

              已經子時瞭,外面淅淅瀝瀝的下起瞭小雨,寒冷的夜風也不停地把遠處的一扇窗戶搖得砰砰作響。

              曉凡皺瞭皺眉頭,放下手中的病案,走出瞭值班室。

              曲折的回廊,黯淡,搖弋的路燈。

              循著聲音,他一直向前走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雨越下越大瞭,凜冽的風把身上的白大褂鼓得象一張風帆,寒意使得他不禁打瞭個哆嗦。

              停屍房,靜靜的立在回廊的盡頭,而一扇窗戶在搖擺著。

              他推開停屍房的門,按瞭按門邊上的開關,燈卻沒有亮,而且裡面黑漆漆的,伸手不見五指。他摸索著走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終於來瞭”一個女人幽怨的聲音,在黑暗中傳來,這個聲音似曾相識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?”

              “過來看看,不就知道瞭嗎!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,雨停瞭,月亮鉆出瞭雲層,慘白的月色碎碎的照進瞭停屍房裡。

              他順著女人的聲音走瞭過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突然,一隻冰冷的手拍瞭拍他的肩膀。

              他回頭一看,盡管他是個醫生,但是眼前的景象卻也令他渾身打瞭一個冷顫;隻見一個長發遮面,身披白色裹屍佈的女人正站在他的身後。

              暗紅色的血,透過裹屍佈,正沿著她赤裸的腿慢慢地滴落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一陣冷風吹瞭進來,把她的長發撩開瞭,一張娟秀的瓜子臉露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靈靈!?”他大吃瞭一驚,不禁脫口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靈靈是他的高中同學,也曾經是他的女朋友。高中畢業以後,他考上瞭醫學院,而她去瞭深圳一傢臺商企業打工。大學的頭兩年,彼此還有書信往來,後來不知為什麼,她卻杳無音信瞭。有人說她嫁瞭人,也有人說她被一個臺灣人包瞭,當瞭二奶。

              “曉凡,快幫幫我,我快生瞭!”她焦急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透過朦朧的月色,他看見她的下腹隆瞭起來,已經流出瞭羊水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躺下,就要生瞭!”他急忙上前扶她躺到瞭停屍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使勁,深呼吸……使勁,使勁!”

              “啊,哎喲……啊……”她的手使勁掐著他的手臂。

              孩子終於生下來瞭,但是卻沒有發出來到人世間第一聲啼哭。他拍瞭拍孩子的後背,嬰兒還是哭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孩很危險,得馬上抱去搶救……靈靈,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快去吧,孩子要緊!”她喃喃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他抱起瞭孩子剛要離開,“等等,曉凡……”她向他伸出瞭雙手,他急忙用一隻手握著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手冰涼冰涼的,在顫抖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曉凡,我快不行瞭……我有一個請求……你可以……親親我嗎?”豆大的淚珠順著秀麗的臉龐滴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他俯下頭,在她的額上深深地吻瞭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“謝謝你,曉凡……這孩子的爹在臺灣還有好幾個孩子……而她是我的骨肉……她的名字……出生之前……我就給她起瞭……叫……叫……叫做戀凡……請不要告訴她的爹,而他也……不會在乎的!”

              “靈靈,你千萬挺住,我很快就會叫人來救你的!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他抱著孩子沖瞭出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他來到瞭產科的急救室,吩咐值班的護士:“你,準備吸肺積水的器械。你和她,趕快到停屍房,那裡有一個產婦,在十三號床,把她抬過來!”

              孩子很快就搶救瞭過來,但,到停屍房的兩個護士卻空著手回瞭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人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醫生,十三號床上的人已經死瞭兩天瞭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啊,兩天前還是我親手給屍體裹的佈……這是她的死亡記錄”

              他接過瞭記錄,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:肖靈……死亡原因:難產。死亡時間:一月二號他抬頭看瞭看墻上的掛歷,今天已經是五號瞭。

              夜更深瞭,而雨又下瞭起來,雨點敲打著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。

              他脫下瞭白大褂,手臂上的那五個指印卻還是那樣的清晰……